|
当前位置: 首页> 业务动态> 区划地名> 正文 业务动态

好地名如何炼成



发表时间:2018-10-12 13:17:11 来源:市民政局 作者:民政局

文章来源:新华网   转载时间:2018年10月12日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2/18/c_128728521.htm

梦蝶街、霞鸣街、龙起路、忆音路……家住杭州的沈淮发现,身边多了不少新地名。原来,杭州市政府在近日为主城区51条道路、32座桥梁定下了名字。

市民出主意、专家提建议、沿线单位参与,杭州的新地名很受欢迎

作为一座千年文化古城,杭州市路网纵横,再加上水道交错,城市的街道巷弄尤其多。这1600多条街巷形状不一,名称也各不相同。有的路在学校旁边,所以叫做浙大路、杭大路,有的则以历史人物命名,如岳王路、孝女路、东坡路,还有的因为巷弄曲折或由石板铺就,被命名为九曲巷、石板巷。

城市的发展建设使得地名的新老更替愈发常见。徽州改名为黄山、小区有了“天鹅堡”“威尼斯”等洋名字,中山路、解放路比比皆是……不少洋地名或不走心的新地名不仅让市民晕头转向,也丢失了历史文化内涵。但这次杭州公布的新地名,反响却不错。

家住杭州五云中路的刘爷爷是个老杭州,非常了解当地的历史与文化:“有的地方喜欢用某某三路、某某四路取地名,这是偷懒的做法。这次的新地名听起来很有韵味,能让人联想到好多典故和风土人情。”

“在新道路建设之初,管委会就开始了地名的命名工作。”杭州市之江度假区管委会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中心主任刘小青介绍。为了体现和挖掘之江地区特有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髓,这次命名还设立了征集市民意见的环节。

2015年5月底,管委会开始广泛征集21条新建道路的名称,市民的参与热情令人意外。“很多对杭州历史文化非常熟悉的市民通过各种方式为新地名出主意,参与最多的是知识分子和本地老人”,刘小青说。

确定了初拟道路名称后,区地名办工作人员开始到市地名办对重名、音近、音似等不符合命名规范的路名进行筛选,再由申报单位联合辖区村(社)及沿线企事业单位代表和地名专家开展评审会。

“此次的命名还涉及到浙江音乐学院周边的道路,因此我们重点征求了音乐学院的意见,会同申报单位,召开学院周边道路命名协调会,协调申报路名的相关工作。”刘小青说。之后,区地名办对申报路名进行实地调查,核实道路名称与实地情况、地理位置等各项参数,最后对申报路名进行梳理、审核、归档并上报市地名办。

街道里巷命名有原则、字数有严格限制、尊重历史传统,任性地名变少了

看似简单的地名命名,背后的讲究可不少。

被称为“史上最严地名总规”的《成都市地名总体规划2015—2020》已实行月余。这份总规是2014年《成都市地名管理条例》的升级版,对道路、建筑物等的命名做了更加细致严格的规定。

根据总规,中心城区道路红线宽度在60米及其以上的快速路、主干路,原则上宜使用“大道”“大街”、红线宽度在60米以下,16米及以上的主干路、次干路,原则上通名可使用“路”“街”、红线宽度在16米以下的支路,原则上通名主要使用“巷”“里”、取名总体字数以3—5个字为宜,原则上不得超过7个字、建筑物不宜使用外国地名……

“地名的纠正难度大、成本也高,比如羊西线和IT大道,虽然被重新命名为蜀汉路、金辉路,但市民叫惯了,改了之后反而造成了不便。”成都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在源头上把好地名关十分必要。

杭州也有专门的《地名管理规范》。“特别是对于历史文化名镇的道路命名,要注重原有道路命名的历史文化传统,特别是风貌区范围的道路,以当地历史地名派生专名为宜。”杭州市地名办的工作人员说。

早在1986年,国务院就颁布了《地名管理条例》,对地名定义范围,命名更名原则、审批权限和程序等方面作出规定。其后,民政部在1996年印发了《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补充了地名命名更名等详细规定。在地名规范化管理方面,也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强城镇建筑物名称管理的通知》《关于开展地名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等文件。

这些年来,民政部通过座谈会、调研等方式不断修订《地名管理条例》,力求在内容上更加全面,在框架设计上更加合理,在执行上更加可操作。

多头管理、遗留问题多、公共服务能力弱,解决地名乱象须靠合力

如果说“洋名”“怪名”等命名乱象饱受诟病是因为其与我国历史文化不协调,那地名的重名等其他问题则会给日常生活添麻烦。

10条建设路、9条人民路、10条公园路、12条同富路……仅一个深圳市就有不少重复路名。“光说去建设路,根本不知道乘客要去哪儿,要是遇上外地游客,更是要花好久才能弄清楚。”在深圳开出租车的张师傅抱怨道。

2014年起,我国启动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在各地推进地名管理和保护工作。民政部区划地名司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国地名公共服务能力较弱,问路寻址难是突出问题。

“都说在大城市生活费腿,其实在一些小城市和农村也有类似情况”,大学生陆璐的老家是西部的一个小县城,很多地方都没有路标或地名导向标志,“在外地上了几年大学,回家之后好多路段我都不熟悉,向别人问路也说不清,多走很多冤枉路。”

想要找路却发现没有路标、有地名标牌却标注不准确,反而产生误导,造成诸如快递员投递信件因地址不准确而无法送达等情况,甚至每年都会有考生因为录取通知书没有及时送达而耽误入学……陆璐期待,未来有更加精准、便捷的地名信息服务。

此外,“多龙治水”的问题依然存在。比如,有的门楼牌归民政部门管,有的则归公安管;住宅区、建筑物名称多由立项审批单位确定,台、站、港、场等专业设施的命名则由其主管部门办理。

相关专家认为,全国地名统一归口管理的局面尚未形成,造成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多头管理、监管困难,严重制约了地名的标准化和规范化建设。

地名不仅承载着历史与乡愁,也与地域品牌、经济价值、公共生活等密不可分。有专家指出,地名的命名应综合考虑各方,找到最大合力,防止追求片面,破坏内涵。

民政部区划地名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民政部将继续创新管理模式,在推进《地名管理条例》修订工作的同时,结合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在全国开展不规范地名清理整治工作,推进地名标准化,遏制和改变地名文化乱象。

首    页
民政信息 民政荣誉 通知公告 党的建设 调查咨询
政务公开
民政简介 机构设置 领导班子 科室设置 办事指南
行政审批 财政预决算 权责清单 扶贫工作 建议提案办理
精神文明建设
政策法规
民政政策法规 政策解读 规章制度及人事信息 部门文件及规范性文件
业务动态
县区民政动态 城乡低保 区划地名  基层政权  社会组织
老龄工作 优抚安置  社会福利 殡葬管理  慈善之光 
减灾救灾 社会救助